大屿新界-政府也会继续为发展公屋做规划工作并收回所需的私人土地

第36届国际盲人节

「香港750萬人口,100多萬富人有能力購買私樓甚至豪宅,300萬中產,100萬窮人,剩下200多萬兩頭不靠的夾心層。在公屋問題上,夾心層市民抵制情緒較高,質疑為什麼要用納稅人的錢去高價向村民或者地產商收購土地。此外,在香港有房產的人也不希望政府大建公屋,因為會影響樓價。

「土地供應為本屆政府施政的重中之重,而且必須多管齊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經廣泛公眾諮詢,于去年12月向政府提交的建議,政府今年2月全面接納,將推行更有力的土地供應策略,持續大幅增加土地供應。以落實長遠房屋策略所指定的十年建屋目標。」

(圖為元朗水頭村丁屋 羅曼/攝)

根據香港政府房屋署公布數據,截至2019年6月底,約有147900宗一般公屋申請,以及約108200宗配額及計分制下的非長者一人申請。一般申請人的平均輪候時間為5.4年。

譚先生告訴記者,行使《土地收回條例》回購地產商手中的土地,最大的問題在於政府需要以市價去回購,而這個市價明顯比地產商當初收購農地時的價格高。不少市民因此批評政府勾結地產商,涉嫌利益輸送。

種種因素疊加,2005年後,香港土地開發幾乎停頓,導致公營、私營房屋落成量均大幅減少。根據香港差響物業估價署及房屋署數據,2007年至2016年,當地平均每年住宅落成量約25700個單位,較前10年下跌超過50%。

「很多村民都會將丁屋的二層和三層租給非本村人,現在二層可以租到8000-10000港元/月,三層因為有天台,可以租到12000港元/月以上,如果村屋靠近地鐵站,會更貴,三層可以租到2萬港元/月。

上述新聞發言人還向記者透露,香港正就「土地共享先導計劃」的執行框架擬定具體的準則及其他執行細節,以期釋放主要位於新界的私人土地作短中期的公私營房屋發展,政府稍後會公布相關安排並聽取相關持份者意見。

「我們村民手中也握有很多農地,除了自己居住的一棟三層樓的丁屋,其他都尚未開發,政府要收地,多少錢收?政府出價1300港元/平方尺(摺合14040港元/平方米)樓麵價,很多村民嫌太少,寧願不賣,幾百萬賣一塊地皮,要是你肯定也不願意啦。我同你講,我們丁屋是有丁權的,蓋一棟房子最高三層,每一層都可以至少賣到500萬,一棟丁屋售價1500-2000萬港元,所以說征地價太少,村民不賣;倘若價格太高,其他村民就會反對,為何政府這麼高的價格去徵收水圍村的農地,為什麼不徵收我們村的土地?

港鐵西鐵線從柯士甸站向西出發,途經南昌、美孚、荃灣西、錦上路、元朗、天水圍、屯門,全部屬於新界區,而新界區是擁有最多農地、荒地、濕地和山地的地區,地鐵經過的很多地方至今荒蕪尚未開發。

(圖片來源:恆基地產2019年中報截圖)

此前,香港最大政團民主建港協進聯盟(簡稱「民建聯」)在報刊登全版廣告,促請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增加土地供應,興建公屋,縮短公屋輪候時間,以解決香港主要深層次矛盾,卻遭到反對派抵制。此外,香港特區政府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台之初,在《施政報告》中提出的「明日大嶼」填海造地計劃,同樣遭遇口誅筆伐,據證券時報記者獲悉,「明日大嶼」計劃已經擱淺。

香港住房問題,似乎已將香港所有階層、所有利益集團集中綁架,為何港府頻出增加土地供應計劃,卻舉步維艱?近日,證券時報記者實地走訪香港新界區元朗、天水圍、錦田一帶,以及港島區中環、九龍區旺角、尖沙咀一帶,深入了解市民對於港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的真實想法,同時採訪香港特區政府發展局新聞負責人,了解政界人士對香港土地供應的看法,試圖揭開香港樓市死結的癥結所在。

不僅是豪宅如此,香港觀塘(距離港島區市中心乘坐地鐵大概要1個半小時左右)曉麗苑的均價在9月初也已達到10萬元/平方米。

但事情卻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

「政府要求介入私人市場,要求地產發展商興建公屋,那麼政府肯定需為發展商提供經濟誘因,改變土地用途,增加樓地面積等,只有讓地產商獲利,才有機會吸引其主動參与計劃,有關私營項目的歸管與公共資源投放,難免會傾向發展商的利益,計劃在本質上已將發展商的商業利益凌駕于公共利益之上。」在旺角工作香港市民李小姐表示。

Nicholson在2017年樓價均價為120萬元/平方米。

羅曼/攝)「我一套房都能賣幾千萬,房價還在漲,所以為什麼要賣給政府?」譚先生表示。

「土地供應不是造房子,如果沒有提前布局規劃,絕無可能扭轉香港十幾年來供求失衡困局,那麼香港房屋問題將永遠是一個死結。」市民江先生表示。

9月18日,記者實地走訪新界區元朗、天水圍等地,以及九龍區、港島區等地,採訪不同村民及市民對政府收地看法。

此外,興建的公屋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申請,因此行使《土地收回條例》也遭到了大量「夾心層」市民的反對。在中環工作的香港市民江先生向記者表示,公屋資產申請資格有嚴格限制,在收入上不能超過政府規定比例。

據譚先生介紹,丁屋即丁權,上世紀70年代港英政府發展新界時,為獲得新界原居民的支持,推出了丁屋政策,規定18周歲及以上的新界原居民男性後人(必須是男丁),每人可一生申請一次在認可範圍內建造一座最高3層的丁屋,每層面積不超過65平方米,總高度不超過8.23米,也無需向政府補充地價。

擱淺的填海計劃翻看香港政府22年以來的施政報告,房屋和土地供應一直是港府頭等大事,從董建華的「八萬五計劃」,到梁振英提出的加速修建公屋,再到林鄭月娥「明日大嶼」計劃,辦法想了很多,落實的卻很少。記者向香港特區政府發展局問詢「明日大嶼」計劃進程時,對方並未直接回復。據悉,「明日大嶼」計劃因為各方阻撓已經擱淺。

對於此次民建聯的提議,香港特區政府發展局新聞負責人向記者表示,根據《收回土地條例》,政府引用該條例收回私人土地,需要確立適用於有關土地的「公共用途」,港府未來會就不同的新發展區及公屋計劃收回私人土地,未來數年幾項大型土地發展項目的範圍內,包括橫州發展第一期,古洞北/粉嶺北新發展區及洪水橋新發展區,估計亦會收回約500公頃的私人土地,政府也會繼續為發展公屋做規劃工作並收回所需的私人土地。

根據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提出

團結香港基金副總幹事黃遠山向記者指出,未來10年,香港將欠缺9萬至10萬個公屋單位,因此政府必須着手解決住房一事,而《收回土地條例》只是其中一個收地方式,最重要的是找到新土地資源,以不同方式獲得土地,並作發展用途。

Nicholson,該處樓盤目前均價人民幣15萬元/尺,摺合162萬元/平方米。據悉,Mount

一邊房價持續高企,一邊是新增供應受阻,香港房價問題幾成死局。

(圖為香港元朗北圍村原住民居住的丁屋,最高三層,帶花園和頂層陽台

目前,香港四大開發商恆基地產、新鴻基地產,長江實業、新世界發展在新界坐擁1.045億平方尺農地(約1000公頃),其中僅恆基地產就擁有4590萬平方尺農地儲備尚未開發。

美聯物業銷售中介陳小姐向證券時報記者透露,9月16日,又有內地富豪再斥5.8億港元購買香港山頂超級豪宅Mount

(圖片來源:施政報告)  根據《施政報告》,交椅洲是「明日大嶼」填海計劃的核心區域,發展人工島,成為繼中環、九龍東之後第三個核心商業區。

(綠色線以上都屬於新界區)元朗水圍村村民譚先生從事酒店服務行業30多年,在退休后做起了的士生意,他向記者透露,由於對政府征地價格不滿意,很多村民並不願意被征地。

民建聯議員劉國勛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回歸20多年來,政府僅13次引用《土地收回條例》,此次民建聯提議引用《土地收回條例》,主要是以釋放個別新界農地為主,發展新市鎮。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公眾諮詢將於9月26日完結,但此時民間已經掀起了一場土地大辯論。

背景情況是,香港地勢多山,且郊野公園、濕地佔地面積大,根據公開數據,香港土地面積1111平方公里,已建設土地佔24.3%,其中房屋用地面積僅佔6.9%;其餘75.7%為郊野公園、水塘等。一邊是高昂的樓價和租金,和幾乎遙遙無期的公屋輪候,一邊卻是大量閑置未予開發的土地。

這個聽起來似乎很可行的方法,卻不僅使特首林鄭月娥遭遇口誅筆伐,就連民間代表劉德華也因支持填海而成為眾矢之的,「明日大嶼」看起來利大於弊,結果卻引來萬人上街遊行,理由則是環保,以及填海可能耗盡政府儲備加上解決不了短期房屋問題。

難以推進的「征地」近日,民建聯刊登全版廣告,促請香港特區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大量收地興建公屋,以解決公共房屋短缺問題,爭取3年上樓。民建聯主席、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李慧瓊向記者表示,香港有很多深層次矛盾,其中土地、房屋是眾多深層次矛盾的重中之重,香港特區政府必須大刀闊斧,破釜沉舟。

而港府此前提出的「土地共享先導計劃」,即由地產商交出使用農地,政府為其改划用途,並在額外樓地面積以7:3比例興建公私營房屋(即公屋、私屋),這一計劃亦遭到市民反對。

回收村民的土地難,那如果回收地產商的呢?

「明日大嶼」計劃,這主要是一個長達20-30年的大型填海造地計劃,分三個階段發展,終極目標是把新的人工島、北大嶼山和新界西連接起來,填的是港島西和東大嶼山之間的海域,總面積約等於1/4個港島。

「香港不是沒有地,我們有很多地,但是這很多地是動不了的,香港總人口很少,但反對聲音很大,有很多不同利益集團,所以這也是為何歷屆政府都沒能解決香港樓市癥結的原因。」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鳴教授表示。

一邊是大量買不起房的年輕人,一邊是樓價頻破記錄創新高。儘管住房問題一直以來都是港府工作中的重中之重,然而多年下來,卻毫無成效,且正變得日趨嚴重。在住房保障方面,數據顯示,目前申請公屋平均輪候時間已變成5.4年;而新增供應卻又受阻。

市民江先生向記者表示,「政府征地興建公屋一直以來遭遇各方阻攔,發展農地被認為是輸送利益,開發郊野公園破壞環境,拓展新界會被認為漠視丁權,填海造地又被環保借口抵制,平日天天抱怨樓價貴,沒土地,每次只要一有新的土地開發計劃,第一就是反對,反對,反對,試問反對者,到底如何才能既不花錢,又變出大量適合開發的土地呢?」

家住元朗的張小姐則向記者表示,如果政府收地拿去耕田1300港元每尺可以理解,但如果要蓋房子賣樓,土地就不是農田,那就是房地產價格了,村民不願意賣,政府也不能強制要求。

今日关键词:武汉军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