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比重-爱玛科技销售费用分别为2.94亿、3.72亿和4.03亿

                                          70城最新房价出炉

                                          從賬面來看,愛瑪科技似乎並不差錢,2016-2018年貨幣資金賬麵價值分別為21.73億、25.88億和23.19億,甚至遠大於IPO的募資金額,不過,2016-2018年愛瑪科技理財產品收益一直不低,分別有4044.84萬、2990.78萬和1093.8萬,看來是拿去「錢生錢」去了。

                                          作為電動單車行業的龍頭企業,愛瑪科技的上市之路並不太順利,眼瞅着遜色于自己的雅格電動車和新日電動車紛紛駛進資本市場,不知道這一次愛瑪科技有沒有準備好迎接新一輪的「靈魂拷問」。(藍鯨產經 徐曉春)

                                          目前愛瑪科技的主營業務為電動單車、電動輕便摩托車、電動摩托車的研發、生產及銷售。

                                          而銷售費用中,廣告及業務宣傳費所佔比重最大,一度接近60%,其中2017年由於與中央電視台達成國家品牌計劃相關協議,廣告及宣傳費用增加了6925.39萬,同比增長48.49%,此後愛瑪科技的銷售費用持續存在上升趨勢。

                                          同一月,由於計劃涉足共享單車業務,愛瑪科技又以3.02億的價格收購愛瑪體育房屋、機器設備等固定資產和土地使用權、商標、專利等無形資產,截至2019年6月末,愛瑪體育的總資產只有9063.14億,較2015年甚至略有下降,而這一折騰,愛瑪體育「身價」平白就漲了2億。

                                          而困擾愛瑪科技的除了質量問題還有環境污染,一邊涉足共享單車業務提倡「綠色出行」,一邊卻製造着嚴重的環境污染,這也是愛瑪科技一直為大眾詬病的地方。

                                          形成這種局面的原因在於愛瑪科技超高的應付賬款,2016-2018年,愛瑪科技應付賬款及應付票據賬面餘額為39.65億、38.2億和39.29億,2019年上半年雖略有下降,但也有37.65億,去年證監會也對此表示擔憂,要求愛瑪科技補充披露應付賬款餘額與採購模式及採購金額的匹配性,以及短期負債的主要還款來源。

                                          摩拜曾是最大客戶,如今與共享單車行業一起「歸零」

                                          2018年,愛瑪科技曾倒在證監會的「靈魂58問」之下,如今愛瑪科技曇花一現的單車業務與共享單車浪潮一同歸於平靜,但質量問題、環境污染卻依然存在,不知這一次愛瑪科技又有多大把握能夠熬過問詢成功上市。

                                          到2019年上半年,愛瑪科技單車業務營收只有3322.77萬,占營收比重又回落至0.75%,值得一提的是,憑藉共享單車代工業務,愛瑪科技也間接「出國」了,2017年國境外營收佔比最高達15.47%,2019年上半年這一數據也歸零了。

                                          但從數據分析的角度來看,愛瑪科技資產負債率卻又一直居高不下,2016-2018年分別為81.97%、80.65%和74.84%,雖然2019年上半年已降至72.88%,但依然遠高於同為電動車生產商的雅格控股和新日股份(603787,股吧),另外,反應短期償債能力的速動比率也十分低,近三年基本在0.6上下徘徊,而雅格控股和新日股份的速動比率則在1左右。

                                          2015年3月,愛瑪科技將全資子公司愛瑪體育49%的股權轉讓給了三商投資,51%的股權轉讓給了天津富士達,當時愛瑪體育的主營業務是單車業務,而在2017年之前,愛瑪科技的單車業務佔比一直很低,營收不足總營收1%,愛瑪科技稱轉讓股權給主營單車業務的天津富士達是一件「雙贏」的事情。

                                          雖然愛瑪科技還沒有成功上市,但實控人張劍卻早已是資本市場的「資深玩家」了。

                                          2004年當《七里香》火便大江南北的時候,愛瑪電動車也相中了周杰倫,而周杰倫的明星效應也確實不負眾望,一句「愛就馬上行動」讓愛瑪電動車迅速成為家喻戶曉的品牌,到如今十五年間,雖然期間出現過EXO、金秀賢等人,但愛瑪電動車始終沒有放棄與周杰倫的「捆綁」。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家對手公司三商投資當時是由實控人張劍持股90%的投資管理企業,截止2015年3月31日,愛瑪體育凈資產9543.37萬,三方協議轉讓價格1億元。

                                          2018年2月,愛瑪電動車由於「最高車速、整車質量、腳蹬地面間隙」等問題被廈門市監局抽檢不合格,5月TDR2013Z型號電動單車又由於「最高車速、制動性能、整車質量、腳踏行駛功能」被長春市工商局抽檢不合格,2013-2015年愛瑪科技多款電動單車由於「電池、反射器、最高車速、整車質量」等問題被北京市工商局抽檢不合格,另外,2019年8月,由於3C證書註銷愛瑪科技部分型號電動單車被北京市監局禁止在北京銷售。

                                          時隔一年,愛瑪科技再次向上交所遞交招股說明書,募資金額與項目均未改變,依然是16.81億,其中4.8億將投入天津愛瑪車業電動單車整車及配件加工製造一至六期項目,4.88億將投入終端店面營銷網絡升級項目,2.68億將投入天津、江蘇愛瑪車業相關生產線技術改造項目,剩餘4.44億則用於研發中心、大數據平台建設以及補充流動資金。

                                          同時銷售費用自然也成為愛瑪科技三項期間費用中最多的一項,2016-2018年,愛瑪科技銷售費用分別為2.94億、3.72億和4.03億,佔總收入比重在4.5%-5%之間。

                                          對此,「靈魂58問」中自然也有所質疑,證監會要求愛瑪科技說明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輸送,以及2018年僅收購愛瑪體育資產而不是股權的合理性,在最新的招股說明書中,愛瑪科技表示「不需要」,因為其新設了天津愛瑪運動用品有限公司進行單車生產與銷售。

                                          名氣跑得太快,質量倒有些追不上了,2017年至今愛瑪科技多次登上電動車抽查「黑榜」。

                                          左手倒右手,實控人凈賺至少2億愛瑪科技成立於1999年,前身是天津泰美車業有限公司,據天眼查數據顯示,其創始人張劍目前也是愛瑪科技控股股東,持有愛瑪科技83.36%股權。

                                          雖然愛瑪科技的主要收入來源一直是電動單車,但在過去兩年共享單車市場最為瘋狂的時候,愛瑪科技也想分一杯羹,這也是電動單車業務比重下滑的主要原因。

                                          2018年1月,天津富士達以7785.86萬的價格將愛瑪體育51%的股權又轉讓給了三商投資,此時三商投資股權由喬保剛、羅美紅和劉建欣分別持有50%、20%和30%,而這三位均位列愛瑪科技前十大股東。

                                          在愛瑪科技的5項主要業務中,電動單車業務占絕對主導地位,2016-2018年其營收佔總收入的比重分別為96.6%、87.89%和88.28%,逐年呈現下降趨勢,至2019年上半年這一比重已降至73.66%,但仍然是最主要的收入來源。

                                          早在2004年,愛瑪科技就進入了電動單車行業,成為中國最早的電動單車製造商之一,2011年還被國家工商總局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愛瑪電動車的崛起與其營銷方式有極大的關係。

                                          與共享單車行業的曇花一現一樣,愛瑪科技的單車業務也在經過2017年「井噴式」增長之後逐漸下滑,目前看來這一次涉入除了使單車銷量得到極為短暫的增長之外,並沒能給愛瑪科技帶來更多的好處。

                                          去年攔住愛瑪科技上市腳步的「靈魂58問」中,證監會還曾質疑過愛瑪科技的償債能力。

                                          據愛瑪科技披露的前十大客戶銷售情況顯示,2017年摩拜公司突然上榜並成為當年愛瑪科技最大的客戶,銷售收入佔總收入4.44%,但2018年摩拜就跌至第6位,同時滴滴旗下「青桔單車」的運營公司杭州青奇科技成為當年第2大客戶,銷售收入佔總收入2.19%,到了2019年上半年,以止虧為主要任務的摩拜和青奇再次下滑至第3和第9的位置,合計銷售金額只有9097.12萬,勉強達到總銷售收入的2%。

                                          賬面留存大額現金,卻又欠着供應商40億貨款不付

                                          對此,愛瑪科技也承認應付賬款存在風險,報告期內,由於業務主要通過應付票據和銀行轉賬等方式支付供應商貨款,同時要求供應商給予更長時間的賬期,造成應付賬款的大量累積,不過也因此,愛瑪科技的銀行借款一直較少。

                                          2017年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天津市時曾公告,天津愛瑪科技車間晝夜生產,VOC、廢水均未達標,產生刺鼻性氣味,經檢測水質超標,區環保局依法進行立案,此後愛瑪科技進行了整改。

                                          事實上,據AI財經社報道,天津富士達與愛瑪科技也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愛瑪科技監事徐鵬代表愛瑪科技與天津富士達共同出資成立天津邦德富士達電動車有限公司,公司地址緊鄰愛瑪科技。

                                          2016-2018年,成為共享單車品牌的「代工廠」的愛瑪科技單車業務收入佔總營收的比重分別為0.71%、6.44%和3.06%,並在2017年最高飆升至4.98億,是2016年的11倍。

                                          2016-2018年愛瑪科技分別實現營業收入64.44億、77.94億和89.9億,累計增長39.51%,歸母凈利潤分別為4.49億、2.63億和4.28億,有明顯起伏,愛瑪科技對此解釋稱2017年受行業競爭加劇、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廣告宣傳費用增多以及股份支付的影響,才導致凈利潤的下滑。

                                          愛瑪電動車屢登黑榜,產品質量難配4億銷售費用

                                          今日关键词:谭维维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