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译人民-人民网:也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通过这部电影找到自己的攀登精神

                                大兴机场运行良好

                                吳京:首先我覺得我賺到了。以前拍電影下過海,《流浪地球》又開過宇宙飛船,這次又爬山,作為演員是幸福的。第二,我們在拍一個中國沒有過的類型片,現在的科技手段又進步了,我們是否能夠還原當年的那些事情,我們在挑戰一個新的電影類型。我們現場拍攝團隊可能有兩三千人,這兩三千人,可能就是未來電影工業的基石。他們的經驗豐富了,以後就不用像我們這麼辛苦,也不用像我們這樣受傷。

                                    

                                吳京:太冷了。我給凍哭了。因為太冷了,晚上睡覺的時候是零下30多度。正好我還感冒了,有高原反應,感覺腦子裡面有一塊鐵,稍微一動,那塊鐵就在腦子裡撞。鼻子又不通氣,呼吸困難,基本上兩天兩夜沒睡。

                                人民網:如何看待拍攝過程中遭受的傷病?

                                張譯:有人說可能《攀登者》這部電影不用劇透,因為故事結尾肯定就是登成了。沒錯,我們就是這樣一個最後登山成功的電影。通過劇情,通過演員的表演,我們要告訴你,我們中間經歷了怎樣精彩的內心搏鬥、人性搏鬥,以及和大自然的抗爭。

                                    

                                今天,電影主創上海電影集團董事長、影片出品人任仲倫,演員吳京、張譯做客人民網「文藝星開講」,與網友分享影片創作經歷和幕後精彩故事。

                                任仲倫: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上海電影製片廠成立70周年。上影有一個傳統,凡是在國家的重要時刻,我們總是努力拿出一部優秀的作品,表達我們的敬意。創造是這部影片最根本的靈魂。影片在精神和靈魂上會給你震撼,在視聽效果上會給你驚艷。我們弘揚英雄主義精神,表達我們對英雄的敬意,同時我們用這代電影人能夠掌握、探索的最新電影思維、電影表達、電影技術、電影工藝來完成這樣一部影片。

                                9月30日,電影《攀登者》正式上映,影片填補了中國同類主題故事片的創作空白,「有血、有肉、有靈魂」的故事講述了真實歷史背後的英雄榮光。

                                人民網:也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通過這部電影找到自己的攀登精神,向著自己的目標前進。再次感謝三位今天的分享。謝謝。

                                人民網:能否介紹一下和劇組其他演員的配合以及劇組關係如何?

                                張譯:我們昨天在廣州跑路演,有一段經歷讓我們特別感動。一個帶着小朋友的媽媽,手裡搖着國旗。她說,我們看完了《攀登者》之後,就知道這面國旗來之不易,就知道我們的前輩,我們的先驅們,他們到底經歷了怎樣的奮鬥,才有了我們今天來之不易的幸福的生活。

                                    

                                演員張譯 張桂貴攝人民網:章子怡扮演的是一個氣象學家,氣象學家在攀登的過程中,是不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角色?

                                張譯:吳老師說得特別對,吳老師經常以特別謙虛的姿態在我們演員群體當中。他的號召力特彆強,他有他自己的人格魅力。只要是他到了劇組,你就明顯感覺,大家之間的活躍度瞬間提高一塊。

                                吳京:作為武術運動員出身,我覺得承受傷痛,理所當然。因為我扛慣了,我上過海拔六千多米,我下過深海,我光着膀子在雪地里打過滾。但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們組的那些演員們,胡歌、井柏然、張譯、拉旺、章子怡,每個人都比我還拚命。

                                訪談現場 張桂貴攝人民網:《攀登者》的上映,填補了中國同類主題故事片的空白。創作這部電影的初衷是什麼?

                                吳京:我們的父輩們,從來沒有說他們經歷了多少多少的苦,他們有多少的埋怨,他們要多少多少回報,他們就是在付出,默默地,從來沒有要求什麼。父輩那一代人,他們原動力在哪裡呢?進入這個角色之後,我覺得其實就在中國人的骨子裡面。尤其那場對白:「報告大本營,報告北京,報告祖國,1975年5月27日14時30分,中國登山隊九名隊員成功登頂。」就那四個字「成功登頂」,你是止不住地流淚,不用講理由,總是被父輩們的這種情感打動。

                                任仲倫:我很認真看了各種各樣網上的評價。評價也有讚美的,也有提出一些疑問的。這部影片用影像、用表演告訴大家,那個時代就是這樣的。就是曾經有這樣一代人,他們這樣理解事業,他們這樣去理解情感,他們這樣去理解自己的命運。

                                    

                                等到海拔六千米時,鼻孔里凍得全是冰梭子,冷得腸子、肚子都凍透亮了。劇組還原了1960年和1975年的登山裝備,我看到這些登山裝備的時候,我就已經傻掉了。在這樣簡陋的裝備下,挑戰人類不可能的極限。那些老一輩的英雄們,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吳京:我們小的時候總是在想,長大要幹嗎?我要當英雄。其實每一個人都是攀登者,每一個攀登者都是追夢人,在自己追尋自己夢想的時候,他們都是英雄。

                                吳京:生命不息,攀登不止。無論任何一個工作崗位上的任何一個人,他們都是一個攀登者,他們心中都有自己的一座山在爬着。甚至是感情這座山峰,也在爬着。無論戲裏面每個角色,或者老一輩們,他們面對的山和他們自己心目當中的那種鬥爭,和他們完成的夢想。每一個為共和國奉獻的人,都是攀登者,在爬着自己那座山,都希望能在自己的那座山頂上,可以享受自己獨有的那份風采。

                                任仲倫:剛才吳京和張譯講到一點,我覺得特別重要,我們很多英雄,實際上是一個普通勞動者,他們總是懷着最樸實的情感和樸實的願望,卻做出一番不平凡的成績。他們兩位在演英雄的時候,不是過去高大全的姿態,表裡如一,都非常樸實。

                                張譯:我們在雪地里拍攝三個多月,吳京膝蓋傷了將近兩個月,一個膝蓋嚴重受傷的人,褲子有時候套不進去,這裏鼓着一個大包,摸爬滾打。我們有一場戲是他和章子怡在鐵道上走的那場戲,他褲腿一條腿粗,一條腿細,粗的那條腿裏面是夾板,拐不了彎的,我覺得這樣愛惜自己職業的人也算是英雄。

                                吳京:當然。海拔8千米以上的那些氣象變化是瞬息萬變的,決定生死的時間是以秒計算的。比如雪崩會以每小時超過100公里的速度,持續幾秒鐘,甚至幾分鐘,那個時候你是不可能戰勝大自然的。

                                張譯:我是東北人,本以為這是小菜一碟,確實把這個鞋和襪子脫了之後踩到雪上,我覺得我有點後悔了。但後悔沒用,不可能因為冷,你就停止工作,因為我們演員就是這個職業。我小的時候常常看電影或者看電視劇,很熱或者很冷,其實我們只是心理上能夠感覺得到,你沒有辦法有切膚之感。演員是一個很奇妙的職業,我們其實需要用最大的表演能力,傳遞給觀眾一個接近於切膚的感受。無論什麼條件,只要是劇情需要、人物需要,我們都必須去服從和完成它。

                                我們在拍「中國梯」的時候,有一場戲需要張譯光着腳上去。當時我們實景拍攝,風、雪、裝備,不是後期PS的。零下十幾度,需要張譯光着腳,踩着我們的背爬到山頂。那場戲他光着腳要拍四個小時,沒有二話。

                                人民網:如何理解攀登精神?

                                上海電影集團董事長、影片出品人任仲倫 張桂貴攝

                                創作者真誠,我們的作品就真誠。老前輩們說那種體驗生活,去到基層和他們生活在一起,真聽、真看、真感覺去詮釋你的角色,我覺得是非常非常有道理的。

                                演員吳京 張桂貴攝人民網:張譯拍這段戲是什麼感受?

                                人民網:二位認為這部電影最大的看點是什麼?

                                張譯:我和吳京我們哥倆兒一商量,通過這些英雄家人們的同意,在5200米海拔的大本營,給兩位已經故去的老英雄壘了兩座小小的瑪尼堆,我們希望在大本營給他們安一個家。攀登精神絕不是個人的事情,攀登精神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事情。有了這種攀登精神,這個國家才能一直走下去,長長久久,國富民強。

                                    

                                訪談現場 張桂貴 攝人民網:電影已經拍完並於今天上映,三位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張譯:屈銀華老先生的女兒跟我講了一個事情,我特別感動。她說我從小覺得我爸爸跟別人不一樣,為什麼呢?她說我爸爸走路的姿勢和別人不一樣。而且不能碰他,一碰他,他就會摔跤。她說我老覺得我爸爸特別脆弱。她說直到我長大了,懂事了,我才知道為什麼我爸爸跟別人不一樣,因為他腳掌沒了,腳跟切了,就像我們踩高蹺一樣,這就是後來屈老先生的人生。一個搖搖晃晃行走的老人家,他是我們共和國的英雄。

                                人民網:真正見到雪山、登上雪山是什麼感受?

                                吳京:2001年我和章子怡第一次合作《蜀山》,這次18年之後合作又是爬山,我們「與山結緣」。和子怡合作特別過癮,因為我們彼此認識,又都是北京人,大家屬於無話不談的那種。回到專業上,大家出招接招,只要導演不喊停,我們就一直演下去,看誰最先忍不住。

                                今日关键词:南京一公寓局部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