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媒体翻天-刘德华变了吗?十几年前采访过他的《娱乐乐翻天》记者都说

印尼7.1级地震

頒獎禮結束后的深夜,葉閩和同事在後台碰到了劉德華,詢問是否可以接受採訪,沒想到雖然已經很晚,但劉德華還是爽快答應了。隨後又有不少媒體擁來採訪,葉閩說,劉德華一點都沒有不耐煩,反而是主動提醒大家小心不要摔倒,他會盡量配合採訪。這樣的藝人,總讓記者覺得很安心。

採訪結束后,劉德華依然是護送記者先從擁擠的通道離開,絲毫沒有大牌的架子,這樣的態度,讓吳曉莉很感動。

胡曉蓓形容這樣的劉德華是「拎得清」的藝人,他始終清楚自己的成就來自歌迷和媒體,自然就能處理清楚和媒體之間的關係,「整個媒體圈的記者都很喜歡他,就算一開始不喜歡,採訪完后也會喜歡」。

這是劉德華自己填詞的歌 回憶了他從出道以來的星路

在《魯豫有約一日行》劉德華專訪里,劉德華為主持人魯豫剪頭髮

電影《十面埋伏》上映,《娛樂樂翻天》記者巴曉光採訪劉德華

2004年香港金像獎,葉閩作為特派記者赴港採訪劉德華

「非常可愛」的天王更多記者對劉德華的記憶,都來自一些採訪細節。《娛樂樂翻天》駐廣州站記者葉閩參与報道了2004年第23屆香港金像獎,劉德華是那一年的影帝。

他甚至還會帶着記者去「偷偷」看其他演員的採訪,儼然一副大哥帶着弟弟妹妹玩耍的姿態,讓胡曉蓓都覺得劉德華極有親和力。「就連和我們拍合照,也是主動摟着我的肩膀,一點點架子都沒有,完全不會擺譜的一個明星」。

青年時代的劉德華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娛樂樂翻天》的多位記者都獲得過「近身」採訪劉德華的機會,有的是群訪,有的是專訪,多多少少大家都與這位天王巨星有過接觸,留下許多珍貴回憶。

《娛樂樂翻天》駐北京站記者張韻對此也深有同感,他說所有關於孩子的問題,劉德華基本都不會回答,「但我到現在還記得,他在一次拒絕記者問題的時候,把食指放在嘴唇上,暗示記者不要再問,又像長輩對晚輩那樣打趣說了一句『你不乖咯』」,這樣的時刻,既拉近了藝人和記者的距離,又禮貌地拒絕了問題,幾乎可以算作「完美的拒絕」。

香港電影金像獎上,劉德華接受群訪,東南衛視是當時為數不多的內地媒體

劉德華的私人生活一直神秘,出道至今三十余載,極少有緋聞。事實上,對娛樂記者們來說,他們也非常願意保護劉德華的這種「神秘」。

同時東南衛視又在「求變」,新節目、新形式、新玩法,這個見證了幾代人青春記憶的衛視,也正在為當下的時代,創造更多動人的好故事。

這幾年,劉德華更多回歸家庭,採訪活動也越來越少,如今在東南衛視的節目中再看到劉德華,這些當年的老記者都覺得很親切,像是和一個許久沒來家中做客的老朋友再度重相逢。

「劉德華沒有變」十幾年過去,中國的娛樂記者換了一波又一波,一張張紅人明星的臉,也在娛樂圈的大舞台上來回切換,要爆點、要流量、要商業化。明星效應和粉絲經濟,在中國正越來越成熟地被運作。

劉德華和媒體記者的這種默契,形成於他和每個記者一次次友善的接觸。對見慣了明星們的娛樂記者來說,採訪劉德華,大概都能稱上是娛記生涯里最舒服的採訪體驗。從娛樂記者們的描述中了解劉德華,也成了走進天王生活的另一個獨特視角。

而這些當年活躍在一線的娛樂記者,也從剛入行的新人變成了資深老記者,有一些則選擇轉型,進入新的領域。但談起和劉德華之間的種種,就彷彿又回到當年的激情歲月,熱血的回憶一一湧現。

劉德華接受《娛樂樂翻天》訪問而最有發言權的,是中國第一代娛樂記者。2000年前後,中國娛樂資訊節目開始萌芽,第一代娛樂記者產生,活躍于兩岸三地的娛樂圈。當時不少記者和明星之間保持着朋友一樣的關係,據說直到今天,劉德華還會時常請上海的一群老一代娛記吃飯,儘管他們已經退居二線,劉德華依然對他們曾經的報道心懷感激。

這些年媒體形勢起起落落,東南衛視也和劉德華一樣保有了那一份「堅持」。電視台的娛樂資訊類節目紛紛關閉,但《娛樂樂翻天》到今年,就已經走過17個年頭了,記者張韻覺得這樣的「不變」很不容易,他入行之初在這個平台獲得了迅速的成長,未來,更希望這個平台能越來越好。

時任《娛樂樂翻天》製片人吳曉莉在2003年前往香港TVB採訪劉德華的時候,也有這樣的感受。做訪問的地點在後台,環境嘈雜又混亂,但劉德華很友好地坐下和記者聊天。「當時我們節目剛剛起步,其實我也只是一個沒有什麼名氣的小記者,但劉德華非常認真地對待了我們的問題」。

東南衛視《娛樂樂翻天》記者朱慧玲在從業十幾年間,給劉德華做過多次採訪,她用「沒有污點」來形容劉德華的藝人生涯。

「對記者友好」,是東南衛視所有採訪過劉德華的記者對天王最深刻的印象。記者朱慧玲覺得,劉德華是她遇到過最好的一個藝人。「他給你的感覺是很舒服的,廢話不多,但卻很配合」,在朱慧玲採訪過的眾多藝人里,劉德華是說話節奏最好的一個,朱慧玲覺得這來自於他的敬業,劉德華知道媒體需要什麼、喜歡什麼,回答問題總是簡練幽默。

但即使是劉德華,面對媒體的問題,也會有不高興的時候。朱慧玲認為劉德華把這些不高興的時刻處理得很得體,有分寸地回答、或者是禮貌地拒絕,不會讓記者難堪,也完全不會顯得藝人無禮。

胡曉蓓覺得這來自於劉德華從始至終的真誠,以及給自己的準確定位。「他從十幾年前就是這樣,無論在什麼環境下都是很放鬆、真實的」。吳曉莉形容劉德華是「很難得的一如既往地好」,從老媒體人的角度觀察,做藝人首先是要從做人開始,在這一點上,劉德華從一開始就做得很好,堅持下來自然也就沒有難度。

東南衛視最新播出的《魯豫有約一日行》劉德華專訪里,天王撕開了他生活的一角。有香港媒體報道這期節目的時候評價,劉德華罕見地在大陸節目里談起自己的家庭生活。

但劉德華始終是劉德華,不用過多炒作,他依然是那個能隨時引發「集體回憶」的天王。劉德華變了嗎?十幾年前採訪過他的《娛樂樂翻天》記者都說,劉德華沒有變,十幾年完全沒有變,甚至連說話的語氣都和從前一樣。他的敬業和努力,也都幾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

當時的製片人回憶,每一個記者在外都敢打敢拼,敢問明星其他媒體所不敢問的問題,堅持高品質產出。開播后的幾年內,《娛樂樂翻天》勢頭迅猛,拿到不少藝人獨家採訪的機會,也獲得不少港台娛樂活動的採訪資源,這在當時的內地娛樂媒體來說,極其難得。當時剛剛入行的記者張韻記得,「在台里上個洗手間可能都會碰到王力宏,很興奮」。

「他是對記者很好的人」2002年,東南衛視《娛樂樂翻天》開播,是國內開辦最早的娛樂資訊類節目之一。而當時《娛樂樂翻天》的記者,其實就是中國最早一代的娛樂記者。

當天的採訪包括了所有的主演和主創人員,只有劉德華會主動找人聊天,開場就極為親切,詢問記者和工作人員是哪裡人,從哪裡來,這種家常的聊天方式,完全沒有巨星的疏離感。

在《魯豫有約一日行》劉德華專訪里,劉德華罕見談起受傷生病後的生活

而當時《娛樂樂翻天》記者胡曉蓓對劉德華的印象是「非常可愛」,2004年,十面埋伏全球首映禮在北京舉行,胡曉蓓前往採訪。她說自己去之前對劉德華無感,但採訪結束后,就覺得非常喜歡劉德華,「喜歡他這個人,他對人真的非常好,情商極高」。

劉德華曾在演唱會上席地而坐演唱《17歲》

2003年,劉德華獲萬寶龍國際藝術贊助大獎,《娛樂樂翻天》記者赴港全程記錄

《娛樂樂翻天》製片人吳曉莉在2003年劉德華獲萬寶龍國際藝術贊助大獎時赴港採訪

今日关键词:强生爽身粉致癌案